算是 阿尔和广少的一些无聊事

某种意义上 我总觉的他们是炮友的关系

和耀君和阿尔的关系不同吧

毕竟广少算是看着阿尔独立后的成长

而耀君是合作伙伴

嘛 总的来说 广少和阿尔是十分相像的

都是想得到哥哥的认同

但不同的是 广少算是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所谓的东家命啊)


呃……反正我真的只是想表达 广少和阿尔相像而已



不怕雷就点吧


OK?




米&广 你与我

1

阿尔费雷德第一次来广州是在他刚打完独立战争之后,那时候因为自己还是初生婴儿一般需要外界的扶持和帮助,所以,就坐上前往亚瑟曾向自己描述的富饶的东方的船。

当时,经过暴风雨的洗礼、太阳的日照以及夜晚的惊恐后,船慢慢驶进港口,看到眼前尽是一片繁华,附近全都是船只,各国的旗帜随风飘扬,其中当然有亚瑟家的……

看到亚瑟家的旗帜,阿尔只觉得自己的心被刀割一般的痛,明明是他要独立的,但是,在得到的时候,却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吞了口口水,等船在码头的工作人员指示下停好后,随着船长就下船了。

因为工作人员跟他们说要等负责人工作完才能过来招待他们就离开了,茫然的看着工作人员离开的身影,阿尔烦恼地挠了下金灿灿的头发,眼睛左右观察这个地方的状况,突然,他看到一个身穿和其他人不同衣服的人在和亚瑟聊天,双脚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往他们那边走过去,连船长的叫喊也听不到。

明明是自己先放手的不是吗?为什么还那么在意。

不对,并不是这个原因才要独立的,没错。

明明就是自己想和他站在同一个舞台上而已,没错就这样而已。

看到面前的背影,伸出手,却搭在那个身穿和在场的工作人员不同的衣服比较矮小的人的肩膀上,明明自己是想碰亚瑟的不是吗?现在要怎么面对亚瑟呢?

张开口,想发出一丝声响的时候,搭在那人肩上的手被向前一扯,脚步不稳向侧前方放扑去,跌坐在地上,愤气地回头却对上一双漂亮的棕色眼瞳……以及意料中的碧绿眼睛……

两双眼睛都带着冷漠的信息,这让阿尔的心冷了几分,他不想说些什么,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灰尘,往船长所在的地方回去。

在经过过那两人的时候,他听到那人的声音,虽然是自己听不懂的语言,但声音还不错。

“亚瑟,条友仔就系你细佬?”

亚瑟偏头看了下阿尔离开的身影,“是的,但只是曾经。”

“哦。” 那人点了下头,然后转换话题,在没有看阿尔一眼。


之后,在工作人员带领下,阿尔和船长来到一间类似接待室(其实它真的是接待室般存在)的大屋里面,而工作人员跟屋中其中一个人说了下,就请阿尔跟着他走,兜了几个弯来到一间房间前,工作人员推开门,进入他们眼前的是那个人坐在一张八仙桌前,喝着泛着香味的铁观音。

那个人转头看了眼阿尔他们,然后挥了下手示意工作人员下去,然后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让阿尔坐下。

当然的,阿尔一愣一愣的,但随着那人一句“sit down ,please。” 而惊讶得不自觉坐在椅子上。

“我只是跟亚瑟学的,你不用那么惊讶,琼斯先生。” 淡淡的语气,好像没有什么能引起他的起伏,当然,这是阿尔的印象。

“我是广州,当然,你喜欢的话可以叫我Canton,某种意义上算是接待你的人,之后的日子请多指教。”

阿尔还是一愣一愣的,他还未能完全接收到广州的信息就伸手握住广州伸出的右手。

“合作愉快。好了,你可以出去了,朝叔,送客。” 挣脱了阿尔的手,广州喝了口有点冷意的铁观音,再没有看过阿尔一眼。

“啊??” 阿尔在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带他进来的朝叔请了出去,就这样,和船长来到广州用来招待他们的夷馆。

总的来说,阿尔和广州的第一次见面算是挺糟糕的,不是吗?


2

“喂,你对我有意见吗?” 第2天,阿尔无奈地看着广州在他手上的记账本上划掉阿尔费雷德的名字,想不通啊。

“没有,只是我觉得你很没有礼貌。” 广州合上本子,瞪着阿尔。

“原因,你必须给我一个原因。” 阿尔瞪回去。

“有人会一大早吵醒屋子的主人吗?” 广州叹了口气。

“但是……我睡不着啊……” 阿尔的语气瞬间软了下来。

“我没义务陪你睡不着。” 广州挑眉,他可不打算和阿尔一起挥霍所剩无几的睡眠时间,毕竟他的行程可是排得很满。

“我可是国家诶,Canton你只是一个城市吧?”阿尔突然想到这点,微笑。

“你可以北上去找东家,前提是你有没有兴趣,好了,我要睡了。” 广州摇了下手,表示他不受这套。

开玩笑,你以为广州是谁啊?现在除了他之外,你们这班异邦人能见到的华人就只剩他和北边的那个官大爷了,呃……好像……就只能见到他……等等,还有几个南下的几个远房亲戚。

“Canton,你就是中国吗?” 看了下广州,阿尔大胆地问出心中所想,毕竟太奇怪了,居然这么无视他的城市,算是第一次见。(其实阿尔你没见到的事情多着)

广州停下走回床边的脚步,转头对这阿尔,“不是,我只是广州,不是中国。如果你想见他,到北方去吧。”

“那么,你和他的关系是什么呢?”

“某种意义上,算是……兄弟吧……” 广州说完,无奈地摇了摇头,挥手示意阿尔不要再问……、


阿尔走出广州的屋子,看着还没有透露一丝光芒的天空,他突然觉得广州和他很像……很奇怪呢,明明刚认识2天都没有,但是却觉得他们好像认识了几百年一样,好像有很多共鸣,哦,还有,他发现广州其实并不是一个冷漠的人,但是……

唉,阿尔摇了下头,他不擅长将问题深化,拍了下脸,打起精神在街道上走走,瞧瞧尚未苏醒的广州是怎样的。




=恶劣的TBC,
2009.10.12 Mon l 嚴肅語氣 l 留言 (0) 引用 (0) l top

留言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 URL
http://supiefate.blog126.fc2blog.us/tb.php/25-aa96296e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